书林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1262章 天仙妹妹生病了(书号:159347

第1262章 天仙妹妹生病了

作者:安墨染
    ,最快更新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最新章节!君墨麒:“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夜鸢拧眉,“他走怎么没有告诉我?”

    “早上,你还没起床。”君墨麒说,“他跟我说了,不过醒来之后太忙,我没来得及告诉你。”

    东方烈走的早,早上五点去找他,说了声新婚快乐,然后提出离开。

    他的性格向来冷漠,除了夜鸢,对任何人都没有太多的感情,就跟块冰雕一样。

    虽然他和东方烈从曾经的情敌变成现在的朋友,可态度上,东方烈对他一直很冷淡。

    应该说,除了对夜鸢,他任何人都冷淡……

    哦,除了司琰和娃娃!

    夜鸢有点无奈。

    东方的性子还是这样,什么时候,他身上才能多点人气……

    宾客该走的一波波都被送走,S市那边夜鸢的家人,君临王朝这边的各个分公司的总裁,那些有分量的客人,路途遥远的,都在卡纳庄园住了一晚上,今天吃过早饭后,由君临的战机送回各自的家。

    难得热闹了一天的卡纳庄园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净。

    君墨麒和夜鸢打算去蜜月旅游,到世界各地转转,去看看美景,今天下午准备动身。

    等回客厅,看到白亦尘樱桃嘟嘟一家三口的时候,夜鸢才想起来,她把小白一家给忘了。

    “楚楚呢?”

    白亦尘说:“小姨还在睡,她说身体有些不舒服,早饭都没有下来吃。”

    夜鸢想起来,早上吃饭的时候,她确实没有看到白楚楚。

    今天早上吃饭的人太多,她又被君墨麒累了一晚上,状态不是很好,没有太过注意其他。

    “她身体不舒服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去看看她。”

    夜鸢吩咐厨房,做点清淡好消化的食物,一会做好了送上去。

    早饭都没吃,现在已经快中午了,一直不吃东西怎么行。

    白楚楚泡在水缸里,用温热的水来放松她全身的酸痛。

    东方烈昨天太禽兽了,她以为休息一晚上会恢复些,可她高估了自己的身体恢复能力,今天早上她果断连爬都爬不起来。

    全身的酸痛经过一晚上的发酵,直接导致她更加酸痛无力,尤其是被使用过度的地方,更是痛苦不堪。

    白楚楚早就后悔,还不如让东方烈给她去找点药来,至少能缓解痛苦。

    因为太过羞耻,她怎么好意思……

    没办法,她只能找这种物理方式来缓解痛苦。

    她泡在水里已经两个小时,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虽然没有学医,她跟在二长老身边略懂一些皮毛。

    她现在发烧呢,低烧……

    如此孱弱的体质,她也挺无语的,还是怪东方烈昨天折腾的太狠了,她吃不消……

    “笃笃笃”

    敲门声传进来。

    “楚楚,你醒了吗?”

    夜鸢在外面问。

    白楚楚一惊,夜鸢怎么来了!!!

    她还在水里……

    白楚楚急忙从水池里面爬起来,结果因为泡的太久,又全身无力,刚起来,又跌回了浴池里,这次连头发都湿了,更是给她乱上添乱。

    她之前将头发盘起来,尽量不要弄湿头发,现在直接全湿。

    “楚楚……”

    敲门声还在继续,大有她不开门,就一直敲下去的意思。

    白楚楚咬咬牙,撑着酸软无力的身体费力的从浴池里面爬出来,拿过一旁的浴巾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起来。

    “来了!”

    白楚楚回一声。

    一开口,她被自己沙哑的嗓音给吓到,她的嗓子怎么哑的这么厉害?!

    之前樱桃来,她还没沙哑的这么严重……

    管不了那么多,她先回卧室,把自己擦干,用最快的速度换上睡衣,紧张着急到连身上的痛都顾不得,换上睡衣后,飞快的把头发解开,又把头发简单擦了一下。

    门外夜鸢听到白楚楚应声没有再继续敲门,等她来开门。

    过了有五六分钟,门才打开。

    一开门,夜鸢看到她的模样,愣住了。

    这才不到一天时间,白楚楚怎么变得这么憔悴?

    苍白的脸色,站都站不稳,摇摇欲坠,虚弱的似乎一阵风吹来就能把她吹倒,头发还是湿的……

    她身上的睡衣很保守,是分体的长衣长裤类型,睡衣的扣子一直扣到脖子,有些宽松,更衬得她瘦弱。

    夜鸢扶住她,“楚楚,你这是怎么了?”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在看见她就跟生了重病的病人一样!

    白楚楚忽然想起来,她因为着急,忘了带面纱!

    不过夜鸢是女人,又不是男人,不用太介意。

    白楚楚侧头咳了几下:“有点风寒吧,没什么大事……”

    她这样子,确实有点惨,她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也有点不敢相信,只一晚,她会憔悴成如此模样。

    “病了怎么不说。”夜鸢责备了她一声,先把她扶回房间,让她坐在沙发上,“一会让华老帮你看一下,华老的医术很好,还是中医,喝几服药你就能好起来。”

    夜鸢去找吹风机,都风寒了,还洗头,真是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白楚楚一听是中医,表情瞬变,又赶紧恢复常态,婉拒道:“不用了,喝点姜汤就好,别麻烦老人家。”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她现在身体的状况,绝对能从脉象中表现出来,中医把脉,比起西医更细致,她担心会被华老看出来!

    夜鸢翻出吹风机,插好点来给她吹头发,“那怎么行,病了就要赶紧看,你的体质太弱,更应该尽早治疗,不然拖着会把小病拖成大病,到时候你更受罪。”

    “真的不用了,我还没有那么虚弱,估计是昨天在岛上吹海风吹的时间久了,有点伤风感冒,并不严重,我……我不太习惯让别人接触我……”

    白楚楚找借口拒绝让华老给她看病。

    夜鸢的动作顿了一下,想起了她的保守,华老似乎,确实不太合适给她看,可岛上并没有女医生啊!

    如果儿子没走就好了,儿子的医术已经有不小的成就,又是一个孩子,她的抗拒应该不会那么大。

    “华老的医术高明,不用把脉,看你的症状也能开药方,楚楚,你看这样可以吗?”

    白楚楚低头轻声说:“白族女人的脸,在没有结婚前,不能让除了未婚夫之外的任何男人看到……”

    夜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