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东方是小雪的未婚夫?

作者:安墨染
    ,最快更新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最新章节!第1280章 东方是小雪的未婚夫?

    聂诣修那话是污蔑他家小雪的清白,就算只是说说,让大长老也不能忍受。

    等到他暴躁完,三长老才用力抓了一下他的手。

    失误啊!

    如果让聂诣修认为小雪和东方烈已经发生过关系,他应该就会放弃要娶小雪的心思啊!

    这虽然会对小雪的名声有些影响,可和毁了一辈子的幸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啊!

    他们这群老古董,是不是太顽固不化了?

    聂诣修嘴角勾起,“既然没有,我就放心了。”

    大长老:“……”

    他反应的太迟钝啊!

    后悔啊!

    他怎么就没想到,为什么要去撇清啊!

    他还能收回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吗!

    东方烈对他们脑海中的活跃思维不清楚,他们不否认,他也会否认。

    这种事,他可不会随便应下来。

    如果是白楚楚,他会承认,那也是事实,可白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假的,也不行。

    聂诣修伸手一指东方烈,“来打一场,谁赢了白雪归谁。”

    这是男人之间的决斗方式。

    东方烈眉梢微挑了一下,他居然会有这么找死的想法?

    和他打一场,是觉得活着不好么?

    聂诣修对自己的武力有信心,可他却不知道,他面对的人也不是普通人。

    聂诣修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武功高强,年轻一代中数他最强,东方烈是生化人,不管是体能还是速度,都远远超越了普通人,两个男人对上,结果如何,还未知。

    东方烈对聂诣修的挑衅肯定要答应,但是这个赌注……

    “小雪是人,又不是物品,你怎么能用她来做赌注!”

    东方烈还没有提出来,大长老已经先不干了。

    他是担心东方烈不是聂诣修的对手,把白雪输给他,另一方面也是真的气愤聂诣修不把小雪当人看的行为。

    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用来当赌注,这对小雪来说,是个羞辱!

    白老夫人已经没办法在维持平和的假象,语气愠怒:“聂大少,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

    聂诣修白老夫人和大长老的指责丝毫没有在意,那双阴沉的眼眸中,只有东方烈。

    “是男人,就来打一场。”

    东方烈松了松领带,顺手解开外套的扣子,甩手将领带和外套脱了,递给距离他最近的二长老。

    “来就来。”

    聂诣修身上穿的是休闲装,不用脱衣服,等看到东方烈准备好后,一记快拳向他的面门打过来。

    聂诣修的性子虽然狂了些,也是个阴险的人,可对于武道,他很有坚持。

    比试的时候他光明正大,不会来阴招。

    当然,非正规比试的时候,他就用忌讳。

    两个男人的碰撞,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样,激烈的打斗,看的几位长老还有白老夫人应接不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便宜来的女婿,到底是不是聂诣修的对手?

    他会不会输的很惨?

    二长老是他们中唯一对东方烈有几分看好的,可是,聂诣修强大的传闻由来已久,他们也听过太多关于聂诣修的厉害之处,他不受控制的,对东方烈有几分担心。

    这边停机坪变成比武场,另一边,班德连忙把东方烈来的消息去告诉白楚楚。

    “小姐,那个男人又来了!他是不是来找你的?”

    班德不知道东方烈的名字,只能用那个男人来代替。

    “哪个男人?”

    “就是,就是小姐你曾经带回来,身受重伤的男人啊,没想到,他居然是白雪小姐的未婚夫……”

    班德有点唏嘘。

    他是在匆忙中听了两耳朵,并不知道东方烈这个未婚夫其实是临时起意,用来给白雪救急的身份。

    白楚楚听到班德的前半句话,猜到来人是东方,情绪刚激动起来,可听到班德后半句话,整个人就跟被大冬天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下来一样。

    “你说什么?那个男人是小雪的未婚夫?”

    她不敢相信,东方烈竟然是小雪的未婚夫,而她,还和他……

    她的脸上带着面纱,班德没有发现她骤然失去血色的容颜,不知道她此时内心的惊涛骇浪,还有深深的羞耻感和自我厌弃。

    班德说:“是啊,老夫人还有三位长老亲自去迎接他,当着那个聂家的大少爷的面,给他介绍他的身份,能让长老他们如此重视,他的身份肯定也不一般……小姐,之前你救了他,有没有问过他,他的身份?”

    班德自己在那里喋喋不休,白楚楚整个人如同在冰窖中,全身发冷。

    东方是小雪的未婚夫!

    为什么会这样!

    那时候他怎么不说,让她误以为他是单身,做出那样的事……

    东方烈喜欢的不是夜鸢吗?

    怎么他又和小雪有关系?

    白楚楚的脑袋里完全成了浆糊,失去了思考能力,满脑子来来回回只回想一句话:

    东方烈是小雪的未婚夫!

    而她,却和他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

    这让她,以后如何去面对小雪,如何去面对东方烈!

    “小姐,小姐!”班德挥手在白楚楚的眼前晃,“小姐,你在想什么?”

    他才发现,白楚楚此时失魂落魄的模样,那双如同天上最美,最璀璨的星辰的眼眸,变得黯淡无光,还有几分彷徨和无助。

    眼眶还有水汽在闪动……

    小姐这是怎么了?

    白楚楚无神的看着他,声音飘忽的就跟游魂似的,“班德,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会儿……”

    “小姐,你……”

    “你先出去……”

    “哦,好吧……”

    班德觉得白楚楚的状态突然间变得有些不对劲,可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搞不懂……

    班德挠挠头,说了句让她好好休息,先走了。

    班德出门,看到殷桃抱着嘟嘟向这边走来。

    “小姨在房间吗?”

    班德连忙点头:“在呢,小姐的心情似乎有点不太好,小夫人你来的正好,去看看吧。”

    “嗯,我和嘟嘟去陪小姨,你有事就先去忙。”

    “好嘞。”班德作了个揖,“小夫人,多谢你了。”

    樱桃微笑道:“客气什么,你去吧,我去看看小姨。”

    樱桃抱着嘟嘟进了房间,左看右看,没有看到白楚楚的身影。

    “难道又躺下了?”

    殷桃嘟囔着,走去白楚楚的卧室,推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