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1389章我就问一个问题(书号:159347

第1389章我就问一个问题

作者:安墨染
    ,最快更新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最新章节!“我……估计做不到……”

    聂老夫人也很为难。

    她现在满脑子里面都是她的大儿子,也就是东方烈,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冷静。

    只是一个名字就让她慌乱无措,亲眼看到他,她如何能忽视她内心深处那迫切而不安的情感?

    “你必须做到!”聂诣修手掌轻微用力,让她抬头看着他,“妈,拿出你聂家当家主母的气魄来,想想你心中所希望的事,不要让她对你失望。不要让他对我们充满敌意。”

    聂诣修已经在很努力的压制他残暴的那一面,尽量温和,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他妈!

    这!是!他!妈!

    换成旁人试试?

    “妈,在没有确定他的心思前,你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尽你所能,保持淡定。不想他恨你,你就必须要压下心里的情绪,用平常的状态面对他。”

    “听到没有?”

    聂老夫人在小儿子犹如催眠的话语中,目光逐渐变得凝重,冷静,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聂诣修松开她的肩膀,没大没小的在聂老夫人的头顶上轻拍了下,“乖。”

    聂老夫人顿时怒了:“臭小子!你欠揍了吧!”

    “那也要你能打得到我才行。”聂诣修轻笑,“好了妈,别耽误时间了,东方烈要等的不耐烦了。”

    “容我先去洗把脸。”

    聂老夫人用冷水洗了洗脸,再回到聂诣修面前,已然恢复了她原来的贵妇般的优雅和老佛爷般的高贵。

    “走吧。”

    “嗯。”

    母子两个一起出门。

    随着接近聂诣修居住的地方,聂老夫人表面上强绷着冷静,可心脏的跳动随着她距离东方烈的位置越来越近,而越来越快。

    在庭院外,透过打开的窗户,她清晰的看到正坐在窗边的东方烈,心口忍不住泛酸。

    她的儿子……

    见面,却不能上前相认的儿子!

    她亏欠了他一生,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职责,害他从小就生活在没有家庭温暖的福利院,没有享受过一天家庭的幸福……

    (本章未完,请翻页)

    每每想到这些,聂老夫人的心就跟被针扎一样。吧个就吧

    还没有走近,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快要绷不住,真的见面,她能保持住,不让她看出她的失态吗?

    聂诣修在她的手掌心捏了一下,提醒她要注意。

    聂老夫人深吸一口气,压下她此时乱七八糟的情绪。

    不管怎么说,现在都不是公开他身世的好时机,她必须要绷住!

    都到了现在,总不可能再逃避,希望他妈给力一点吧。

    东方烈的耐心向来都不是很好,可是这次,他很耐得下心里的急躁,等待。

    聂诣修发现,他走的时候东方烈如何的动作,现在还是什么样的动作,没有丝毫变化。

    这岂不是说明,他在这么久的时间,一动没动?

    耐性真好……

    东方烈听力变态,他们两个一靠近,他的头转到窗户外,视线落在聂老夫人身上。

    聂老夫人心里一震,努力保持住她的镇定,对他微笑着点了下头。

    聂诣修赶在他们两个交谈之前先提前说:“东方,我妈受你影响,想起了她的好友,情绪有些波动,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你有什么就尽快问,问完了,她回去继续休息。”

    聂老夫人此时的状态不佳,外人看不出来,然,他们很轻易就能看出来。

    如果不是重要的事,又怎么会让一个心志坚定的人一夜间变得这么憔悴,所以聂诣修故意说了这一番话,让聂老夫人的变化,在东方烈的眼中能自然一些。

    聂老夫人也在尽量撑着她的面具,哪怕再想跟他好好说几句话,认真看看他现在的样子,问他过去的事情,现在也只能忍着,必须忍着!

    东方烈面无表情:“我就问一个问题。”

    “哦,那你问。”

    聂诣修站在聂老夫人身边,有意的,站在她身前一点,隔开他们两个。

    东方烈对聂诣修这种跟防狼一样的举动有些无语。

    他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又不会对他妈做什么,用得着这样?

    他还没有不讲理到见人就杀的程度。

    东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烈:“你的朋友,是谁?”

    聂老夫人的手掌用力握了一下,脑海中闪过迟疑。

    她要告诉他,他亲生父亲的身份吗?

    随意告诉他一个名字,似乎骗不过他, 不如,让他去找他,给那个男人制造一点麻烦也好。

    聂老夫人这些年将心伤压在心底,却并没有释怀,被玩弄感情,欺骗,抛弃,怨恨一直在,不曾忘却过。

    血淋淋的伤,随着东方烈出现,又重新卷土而来。

    凭什么他过的潇洒幸福,她却要和儿子分隔二十多年,还要承受内心的谴责,夜夜过不安稳……

    该是向他讨回他欠他们母子的一切了!

    “他叫奥斯卡·普罗迪,是Y国亲王……”

    “你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聂诣修挑了一下眉,Y国亲王?

    没想到东方烈的生父,他妈的前任,居然是Y国的亲王!

    “奥斯卡·普罗迪。”

    东方烈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对聂老夫人说了声谢,没有在继续停留,面无表情,一身令人窒息的冷漠气息,从他们身边走过,离开庭院。

    一模一样么?

    看来他很有必要去查一下,这个人和他之间,是不是有血缘关系……

    白楚楚吃完饭和莎莎在院子里的竹林里玩,樱桃抱着嘟嘟来陪她。

    嘟嘟几天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亲妈,好不容易见到了,谁都不找,不管白楚楚怎么逗,怎么哄,他就死死的抓着樱桃的衣服,说什么也不松开。

    那依恋又坚持的模样,惹的两个人不住的笑。

    樱桃笑道:“小姨,再过不了几个月你肚子里的龙凤胎就要生了,到时候,你来白族这边住,我帮你带孩子啊!”

    她带过嘟嘟,有了经验,白楚楚一下生两个,难免会手忙脚乱,需要别人帮忙带。

    白楚楚在嘟嘟的头上摸了摸,微笑道:“到时候再说,看东方对孩子那么在乎,没准会当个奶爸,亲自照顾他们两个。”

    “他?小姨,你是在说笑么!”

    那一看也不是当奶爸的料好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