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一点小事

作者: 从小缺钙
    苍茫当然不想让左崇离开这里,左崇看到了小黄,看到了灵田里的飞星草,这些都是苍茫不愿意透露出去的消息。

    气氛顷刻间又变得紧张起来。

    小青目光转冷,眼看就要动手,却听身后的苍茫道:“算了,小青,他要走就让他走,我看他离开这里后,能够清醒几分钟?”

    左崇怔住,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清醒的,可不代表他离开这里后还是清醒的。

    “小娃娃,给老夫拿几坛酒来。”

    左崇说着就蹲下身子,准备采摘药田里飞星草的花。

    小青喝道:“住手,谁让你动这些花了?”

    苍茫也提醒道:“左前辈,这些可是我的私人物品,你直接拿不好吧?”

    “你个小娃娃,这么小气,一点儿花而已,又不是什么灵丹妙药。”

    “那要看是对什么人,这花确实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但也价值不菲啊!用这花酿成的酒,那可是卖到了三百万一坛。”

    左崇眼睛一瞪:“三百万?你小子咋不去抢人。”

    苍茫耸耸肩:“确实是三百万,我可没有骗你,而且你刚才还喝了我一坛,你不信自己哈一口气闻闻。”

    苍茫采取四舍五入的办法,将之前半坛酒说成一坛酒,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在乎这些细节。

    左崇当真将双手拢在嘴边,哈了一口气,一股酒气便从口中传出来。

    他蹙了蹙眉,板上钉钉的事情他也不想反驳,只是开口道:“得,老夫先欠着,之后我连本带利还你。”

    苍茫连连摇头:“欠着可不行,以前辈的情况,我怕你出门就将此事忘了。”

    左崇暴跳:“你个娃娃好看不起人,老夫还能骗你这几坛酒不成?”

    “左前辈莫要激动,你自己的情况自己了解。而且我这可是为了你好,现在的七情宗或许已非你印象中的七情宗了。你这样冒冒失失的出去,又能去找谁,你的那几位师兄?你想想你之前落魄的样子,你觉得他们靠得住吗?”

    “黄口小儿,休得胡言,竟然敢不尊师长,你是如何入得我七情宗的?”

    苍茫不理会左崇的质问,继续道:“左前辈,你与你几位师兄的关系如何,你自己最清楚。你能落魄到今日的局面,到底是因何种缘由,相信你心中有数。”

    苍茫的食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想起一事,又补充道:“另外,我不知道你对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到底记得多少,但刚才我搬你过来的时候,你口中却是在喊:‘师兄,你为何要害我。’我没有要挑拨离间的意思,但这确实是你自己喊出来的。是胡言乱语,还是事出有因,前辈自己斟酌。”

    左崇闻言,目光凝视着苍茫,却是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开口问道:“那你说要如何?”

    苍茫见左崇转念,微微一咧嘴:“依我看,前辈就好好呆在这里,认真的想一想,之前是谁利用你来杀我的,相信这件事情前辈自己也想知道。至于前辈想要知道其他的事情,或许我能够为前辈找来一个前辈信任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信任谁?”

    “我不知道,我只是猜一猜,不知商子君如何?”

    左崇眼神一颤:“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前辈指的是什么,但我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商师兄很在乎你,我之所以将你留在这里,其实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商师兄的托付,他今天上午还来看过你。”

    “你和小君是朋友?”

    “算是伙伴吧。”

    呼~

    左崇没有在乎苍茫的称呼,而是微微吐出一口气,整个人的精神也放松下来。

    “那好吧,就听你的,但你还是得给老夫弄些酒来,还有这些花我要用。”

    说到这里又补充道:“钱我不会差你的,等我见到小君后,会想办法补给你。”

    “那没问题,前辈说话自然是可信的。”

    左崇心中暗道:“现在就说我说话可信,刚刚我要走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苍茫将几坛酒从黑牌青洞内取出来交给左崇,同时问道:“前辈还要酒作何?”

    左崇疑惑的盯着苍茫:“当然是将这些花制成酒,难道你不知道,这些花不出一日就会凋谢?”

    这是苍茫第一次种植飞星草,当然不知道这些,原来飞星草的花期这么短,也难怪左崇之前会是那般模样。

    如果花期长,左崇只需长时间呆在有飞星草生长的地方,就还能保持一个正常人的状态,也不会疯疯癫癫的。

    “前辈,我这里的飞星草是第一次开花,我也不知道这些。”

    左崇不再与苍茫啰嗦,打开了瓶塞闻了闻,这里面就是普通的酒水,是苍茫为随时制作淬体酒所用。

    左崇开始将花摘下,投入酒坛之内。

    苍茫对小青吩咐道:“小青,多亏了前辈指点,这些花才没有浪费掉,你帮着前辈将花摘下,这些花和酒,就按市场价的八折给前辈。”

    左崇去摘花的手一抖,随后又镇定下来,继续手里的动作。

    他在心里提醒自己,身为前辈,不要与苍茫斤斤计较。

    “是公子。”

    随后苍茫又笑着对左崇道:“前辈,晚辈还有事要先离开。您摘完花以后,小青会带您去休息的地方,您可以好好的洗个澡,顺便换身衣服。您放心,这些都不要钱,您到了我这里就是客人,替商师兄照顾您是应该的。”

    左崇的胡子抖了抖,心中吐槽道:“张口闭口就谈钱,你当我是哪种客人?”

    但他也只是心里想想,还是对苍茫道了一声谢。

    苍茫刚要走,左崇又追问道:“你什么时候让小君来见我?”

    “就这几天吧!有很多原因,导致我和商师兄不宜太过频繁的走动,这个等商师兄来了以后会对前辈说。而且现在有一个朋友借我这处洞府突破修为,在她突破离开以前,商师兄恐怕都不方便过来。前辈就安心的在这里住着,要什么我这里都有。”

    左崇提醒道:“小娃娃,我要提醒你,你可得抓紧了。这些花制成的酒,最多够我三日之用。”

    苍茫明白,左崇是在提醒他,三日内要将商子君找来。

    “我知道了。前辈也要抓紧了。”

    “老夫会尽力,但不敢保证什么,不过只要小君来了,欠你的钱会给你。”。

    苍茫咧嘴一笑:“前辈不用总记着钱,这只是一点小事。”

    左崇闻言,就想丢给苍茫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