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371章 赵夕指犯错(书号:208366

第371章 赵夕指犯错

作者:酒廊饭袋
    隔一会儿,殷立和赵夕指吃完酒肉,图灵进帐收拾。

    她倒阔达,给赵夕指如此窥视,出去一趟就没事了。

    大族长派人送来南国名酒、名茶、甜品、糕点,图灵照单全收,笑盈盈的拿去给殷立二人吃。她把帐篷收拾的干干净净,移走酒桌,摆上床铺和茶桌,坐在桌上陪他们俩吃喝说话。

    晚上,大族长令人宰了一头羊,生起篝火腌烤。

    而后,安排十几名善舞的女子陪殷立二人戏耍。

    纳纳草原每到晚上,到处载歌载舞,围火吃食。

    夜晚火光缭绕,一眼望去,仿如天空繁星闪闪发亮。

    赵夕指好这一口,跛着脚跟这些异域女子跳到半夜。

    他却不知道大族长等各脉族长一直都在暗处观察着。

    看见殷立高卧树枝,独自喝酒,他们摇头叹息,这么多漂亮的姑娘在下面跳舞,你还有心思喝酒,想送个女人给你都这么困难。但是,当看见赵夕指猴骚的样子,他们却喜欢得不得了,这小子贪这一口,那就太好了。

    纳森派人把图灵叫来,遥指殷立和赵夕指,问:“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图灵笑道:“挺好的啊,能从赤霄娘娘手中逃脱的人,当然非常好啦。”

    纳森哈哈轻笑:“我问的是,殷世子和赵世子,哪一个是你喜欢的?”

    图灵捧脸转了圈:“大族长,您干嘛问这个呀,我哪有喜欢他们嘛。”

    身旁的各脉族长大笑,有人说她喜欢两个字都刻在她脑门上了。纳森也笑:“图灵啊,你们心里怎么想的,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了,还想瞒人呐。我有意把你许配给他们俩其中一个,你愿意不愿意?”

    图灵咬咬嘴唇,朝殷立和赵夕指望了望:“一切听凭大族长做主。”

    纳森点头:“你没有异议,那就最好不过了。你跟他们俩熟识一些,把你嫁过去很合适。本来我有意将你许配给殷世子,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他压根儿不近女色,或许他早有心上人了吧,咱们也不好相逼。这样吧,我把你许配给赵世子,成亲之后,你就随他们南下吧。”

    图灵愕道:“随……随他们南下,就我一个人吗?”

    纳森道:“嗯,你要切记,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姻缘,你肩膀上的重任不轻,我纳森部一千四百三十三人能不能南迁,就全看你了。殷世子若是对我部南迁一事不积极,你要动员赵世子过去说服他,你明白吗?”

    图灵沉吟半晌,使劲点头:“嗯,图灵明白了。”

    事实上,她对殷立更有好感,但任务高于一切。

    北域妖地是苦寒之地,物资匮乏,要啥没啥。

    如果只是苦倒还罢了,关键是妖帝太过残忍。

    假如嫁给赵夕指能让族人摆脱窘境,她愿嫁。

    “乖孩子,委屈你了,去洗个澡,准备一下吧。”纳森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摸了摸图灵的头。

    ……

    篝火边,赵夕指跛着脚跳啊跳的,都快成兔精了。

    这些异域女子不准他动手动脚,可他忍不住手痒。

    结果,十几名女子害怕他的贱手,都让他整跑了。

    赵夕指只觉没趣味,掰了支羊腿坐在火边啃食,啃得没意思,于是把殷立喊下来陪酒。两人喝到半醉之时,忽见图灵退去兽衣服饰,穿着一身蓝衣裙袍从暗处走了过来。赵夕指擦擦眼睛看了看,拍打殷立:“我说什么来着,纳森部就有那种习俗。”

    殷立取笑:“人家是来聊天的,你少做白日梦了。”

    图灵近前,朝赵夕指伸手:“深夜了,跟我走吧。”

    赵夕指像打了鸡血似的,薅住她的手,跟她走了。

    殷立扬手喊了声“喂”,话声刚溜达出口,手就让一名异域女子一把抓住。殷立赶紧缩手,说了一句打出生以来最无知的话:“还真让赵夕指说对了。姑娘,我要是不愿意,你家大族长不会不开心吧?”

    那女子咯吱笑道:“您领你去睡觉,您不愿意吗?”

    殷立完全让赵夕指带进沟了,傻道:“我们俩睡?”

    草原女子阔达:“你一个人睡,我只负责服侍您。”

    殷立长舒口气,放心跟她去了。说实在的,妙音、典星月、赤霄娘娘三人的美貌可以说是天下三绝,他三绝之中已占其二,再加上一个广寒容貌也不俗,世间女子已不能让他动心半分了……。回到帐篷,那女子确也千娇百媚对他百般引诱,结果他却睡着了,气得那女子只跺脚。

    ……

    次日清晨,有人在门外喊话,把殷立唤醒。

    殷立穿衣起床,开门迎出,那人告诉他,赵夕指昨晚酒后乱性把图灵姑娘给睡了,此时大族长正不知如何处置,请殷立过去协商……。殷立左思右想,不对啊,赵夕指不是说有这习俗吗?事情究竟如何,还得到现场勘问明白才能下结论,于是他跟来人去了酒后乱性的案发现场。

    图灵姑娘的帐篷内,只有纳森、图灵和赵夕指三人。

    赵夕指裸着上身,好像犯了错孩子似的站在角落里。

    图灵勾着头坐在床上,眼泪像瀑布似的滴落在地上。

    纳森则坐在门边,把权杖杵得砰砰作响,长吁短叹。

    “大族长,您先息怒!国子监此次下山执行教令,晚辈是领队人,我的人犯了错,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殷立一进门,就先声夺人,把错揽了下来,冲到赵夕指跟前,拧起他的胸襟:“好你个赵夕指,一下山你就犯错误!”

    赵夕指口齿打滑:“我我我……,我们是两厢情愿的。”

    “你让人拿住把柄了,还说得清楚吗,你我现在寄人篱下,咱们俩想活命,就得让人家出了这口气,你就忍忍吧。”殷立悄声跟他说了一套话。然后瞄见旁边有马鞭,取来抽打赵夕指:“我让你犯错!让你犯错……!”

    大族长纳森罢手:“行了,事已经做了,打有什么用。”

    殷立收起马鞭:“大族长的意思,难不成还要杀了他?”

    纳森苦声道:“嗯,我厄尔曼人生性阔达,不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规矩,但赵世子犯下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同样是死罪。不过,念在他酒后失智,这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图灵已经……已经……哎,总而言之,身为大族长,我得替图灵做主,赵世子必须对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