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未知分类 >> 第九十二章 身心症状(书号:219508

第九十二章 身心症状

作者:弦森
    什么嘛,怎么可能回答有问题,再说,那些事也不能算什么问题吧。

    喂,这是什么地方啊,弄弄清楚好不好,有问题的不是那个地方,那些事,而是其他的事情。

    怎么就会从胆囊问题说到那方面呢。

    “起来吧。”

    楚思思拉开窗帘,取下口罩,把一次性检查用手套扔进医疗废弃物垃圾桶中。

    “那个垫着的床单收起来,仍在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去门诊室吧。”

    “这就是腹诊吗?”胡鹏在心里嘀咕道。好像和体检时候医生随便按几下没有什么区别呢。

    大概这就是那个医生说的腹诊吧。

    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靠谱的医生啊。

    只能当姑且一试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胡鹏又一次坐在了沐春对面。

    沐春端着咖啡一个人静静喝着,手上还拿着一本,一看居然是《拉丁美洲儿童精选》。

    “医生竟然在读儿童。”

    胡鹏好奇地问。

    “诶?重点不是儿童,重点是拉丁美洲。”

    “没错,重点是拉丁美洲。”

    “这本是二十多年前出版的吧,书都黄得变成褐色了,恐怕那时候才卖几块钱吧。”

    “厉害啊,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啊?”

    “小学老师,教语文的。”

    “难怪了,现在的小学语文老师都那么注重文学修养了啊。这本拉丁美洲的精选其实不能算儿童文学啦,这里面的很多故事也细思极恐,比如一个女人总是觉得头晕,丈夫一直陪他四处走访医生,持续了好多年好多年,然后有一天,那女的死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仆人发现她睡觉用的枕头里有很细很细的针,密密麻麻。”

    “是啊,这么多密密麻麻的针能不痛吗?而且每天都在一点点一点点流血呢。”

    “原来是这样的故事,拉丁美洲文学大爆炸时期有很多很奇妙的故事,我读大学的时候很喜欢。”

    胡鹏想起大学时也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拉丁美洲作家的短篇,比如基罗加还有马尔克斯。

    “这个胆囊壁也和枕头一样,里面如果有密密麻麻很细小的针,你一开始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它的确还是在影响你的身体,胆汁分泌和胆囊功能不良会引起肝脏负担,很长时间里你的身体还不会有任何症状,最多就是脾气暴躁,睡眠不安稳再或者就是消化不良,精神不能集中,人的身体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不是分解开来的一个个部分,也不是简单的由四肢和躯干组成,而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每个细小的部分都影响着整体的健康,所以,胆囊毛糙在外科看来还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如果伴随有其他说不出原因的症状,就要注意治疗了。”

    “这样啊。”

    胡鹏似懂非懂,但好像有一点道理,再刚才觉得这个医生不太靠谱,但是他也喜欢读拉美,看来也不是个没有修养的人,这番整体和部分的理论听上去也很有道理。

    最重要的事,他的确有一些伴随而来的症状,也就是这两个月才发生的。

    “刚才检查下来怎么样?”

    沐春问的是楚思思。

    “哦,按压痛。”

    “肝脏区域吗?”

    “是的。”

    “这么说,还是单身啊?”

    沐春坏坏一笑。

    “什么?是单身,有什么关系吗?”

    “单身的话,所有事情都要依靠自己吧,有时候会想着要是有个人在家,就能安心一些了。”

    这句话真是说到胡鹏心里去了,虽然他这么多年都觉得单身挺好的,可是突然听沐春如此一说,胡鹏想到,是啊,如果家里有一个人的话,就不会担心房门没有锁的问题了。

    这么一说,是因为没有交往的女孩子才会总是担心房门没锁吗?

    “嗯,我就是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在想着房门没有锁这件事,想到头痛,好几次都中途回家看看到底有没有锁门。”

    “这种情况很常见啊。”

    “是的,医生刚才已经这么说过了,但是这种情况很困扰我啊,因为这件事,我还迟到了几次,被人事责备了。”

    “那种人事总是这样,不考虑别人的情况,谁会没事上班迟到呢,对吧,我有几次早上跑步,早来两小时,也有人在背后说我单身没人爱,来医院喝咖啡。”

    “是啊,有些人总是觉得可以理直气壮批评别人。”

    “这种人怎么办呢?我有时候真想直接骂上几句,要是能骂上几句,心里一定会舒服很多。”

    “那样不太好吧,毕竟是单位里的同事,平时虽然没有更多来往,但是工作上的事情还是要尽量保持面子上过得去。”

    胡鹏听沐春的话开了一点药,说是对胆囊毛糙有好处,但是吃了两天也就不吃了。

    沐春建议他一周去一次医院,这种执着思考一件事的问题,沐春说叫做“强迫思维症”,是一种身心疾病。

    这个词胡鹏好像在哪里见过,也许在搜索网页的时候见过,或者在京一大学楚教授的书里见过。

    “最近也真是的,自从方明在副院长那里告状以后,刘田田都不给我介绍病人了,这样下去,奖金很成问题啊。”

    胡鹏走后,沐春抱怨不已。

    “赵敏好像去小林的舞蹈团做指导老师了。看上去真恐怖,就像是赵萍复活了一样。”

    楚思思说着把手机放到沐春面前,沐春看了看又把拿了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她是假冒的赵萍?”

    “感觉吧。”

    沐春不耐烦地回答。

    “感觉?太不可思议了,你一开始就知道她有问题,还帮忙让李医师那边做了假的怀孕报告,老师当时到底是怎么判断的?还有赵敏的名字,你有一次好像说,也许不是赵玲就是赵敏,这简直是未卜先知。”

    “楚医生,注意你的用词,这里是身心科,身心科是科学领域,不是伪科学领域,不要唯心主义,也不要往神秘学方向思考问题,要可续的分析,用头脑去理解不可思议的事件背后可能存在的最简单的逻辑,不要被表面现象蒙住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