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照片风波

作者:孰杉
    “是熟悉的天花板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景象。

    洁白的房顶,同样洁白的隐藏式顶灯,周围的极为简洁的摆饰。熟悉的白色床褥,以及那白色窗帘

    汪凌缓缓的起身,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不适,除了有些饥饿和口渴以外,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你也醒了?”旁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汪凌转过头去,发现王粒丁正斜靠在旁边的另一张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一瓶肥宅快乐水和几包薯片,正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端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妈的,你吃独食?”汪凌大怒,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几天,饿的都快红眼了,作势就要下床去抢。

    “林灵给的,你床头也有,别抢我的。”王粒丁指了指汪凌的床头柜,又自顾自的吃薯片。

    汪凌转头看向床头柜,只见一个大大的包裹正放在上边,拆开来后里边是几包同样的薯片,火腿肠、鸡腿和两瓶快乐水。

    饿急眼的汪凌忙一顿大嚼,噎的直翻白眼。

    “你在看啥?”半袋子吃的下肚,汪凌舒适的躺回到床上,转头看到王粒丁还在满脸贱笑的看着手机,不由得好奇。

    “你不会自己看啊,公司贴吧,咱们几个火了。”王粒丁看的正乐,没好气的对汪凌说。

    汪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一个标志是两把火枪交叉图案的app,这是公司内部开发的一个类似某度贴吧的应用,大家没事的时候就会在里边聊天打屁。

    当然,地表上的那个正经劳务公司的员工是没有机会进驻这个应用的,活跃在吧内的全都是地下基地中这些拥有血脉的“非人类”。

    这个贴吧应用同样可以创建很多属于自己的吧,平时在里边发些自己的动态或者灌水。但是,有几个吧被设置了置顶。

    分别是任务发布吧,异闻杂谈,灌水专用,震惊专栏和一些兴趣爱好相关的吧,比如运动或音乐之类的。

    汪凌先是打开了任务发布吧,并没有发现有太多奇特的东西。

    这里要先说一说猎魂的任务发布模式,在外勤部和侦查部等部门的专员,大多时候,任务都是直接通过虚镜下发的,但是偶尔有些价值不那么高的任务,比较枯燥或者营养价值一般的任务,就会直接发布在贴吧中,由那些没有任务又感兴趣的专员去接。

    当然,最后还是会体现在薪水上的,用董事长的话说,公司的基本工资已经给的很高了,这里接的任务就算是绩效了,越勤劳的人最后到手的工资就会越高。

    不过,这里边还有很多个人发布的任务,不限内容,自定回报。上至对自己个人完成外勤任务没有信心在这里雇人和自己共同出任务的,下至半夜突然想吃开封菜想让人帮忙跑腿带饭的都有。

    汪凌大致浏览了一下,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与其说是任务,倒不如说很多都是些闲的蛋疼的同事发着解闷的。

    “我电脑坏啦,有没有小哥哥可以来帮我重装下系统的?”

    “马桶堵了,needhelp!”

    “雇一位壮士每天陪我跑步减肥,要小姐姐哦!”

    ……

    汪凌翻了翻,实在没有发现有什么有营养的内容,于是又换到了异闻杂谈,这里都是大家讨论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自己出任务的时候遇到的新鲜事情或者诡异的事情讲出来。

    大多数时候都是些寂寞的男同胞讲些灵异故事,吸引下女同事们的注意力,甚至还有人每天固定时间更新,汪凌也曾经看过,觉得没啥意思,也就不看了。

    “告诉你们一个叫做鬼婴尸藤的奇异生物。”

    “你们知道烛九阴长什么样子吗?”

    灌水专用,自然是注水楼,专门水经验用的。贴吧的经验值竟然能够作为虚拟货币在技术部消费购买装备,汪凌一度都认为这是卡丹和埃尔多瓦两个老不羞搞得小白鼠免费征兆活动。

    看了三个吧,都没有看到什么太有趣的事情,汪凌斜眼瞥了瞥王粒丁,发现他笑的实在猥琐,手指弹钢琴一样快速的在屏幕上敲敲敲,显然正在飞快的打字。

    难道是震惊专栏?汪凌很少看这个吧,因为这里边总是被娱乐新闻包围,哪怕是进入了猎魂成为了超人般的存在,这帮人也摆脱不了酷爱看娱乐圈的习惯。

    不是谁谁谁离婚了,就是谁谁出轨了。要知道,侦查部的专员们可以说个个是猎狗,他们经过的地方几乎是寸草不生。

    不对

    应该说所有的风吹草动都被他们给发掘了出来,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他们也能把带着帽子墨镜口罩的明星认出来,而如果这个可怜鬼正做些什么不符合价值观的事情,比如带着一个不是自己对象的人进了某家小酒店,那他一定死惨了。

    很多外界的微博、吧内的爆料信息来源,其实都是从这深埋地下的基地中流出去的,看到了自己哈的饭做出了羞耻的事情,路转粉以后,这些愤怒的fans们便将这些信息公布到了外边。

    而由于基地的网路是加密的,基本没有任何途径能够追踪到猎魂地价基地的服务器,哪怕是有黑客循迹而来,也无法攻破先知的防火墙。

    当然,也不是什么消息都能从中发出去的,从基地中以任何途径发出去的消息,都会经过先知的过滤,如果有什么涉及到会泄露公司机密的消息,刚发完手机还没放下,就会被枪口包围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进入到这个吧内,排在最前边的不是小鲜肉就是搬运工发的鬼畜视频,一帮无聊的人喝着烈酒或者快乐水按动着自己的屏幕发布着回帖或者无意义的弹幕。

    可是,今天的情况好像不太对。

    排在第一位的帖子右边有着一个大大的红色hot标志,那是当日回帖超过一千才会出现的,并不算罕见,可是后边竟然紧跟着精华、置顶等各种炫酷的备注,就有点奇怪了。

    在震惊吧中,除非是中国队进了世界杯这种超级新闻以外,很少有什么事情是能够有次殊荣的,这次又会是什么炫酷的事情?

    看到题目的时候,汪凌心底猛地咯噔了一下,“震惊!!!公司竟然发出了使徒警报!追踪到现场后,竟然发现是他!”

    wtf?!

    有使徒警报?汪凌瞪大了眼睛,这在猎魂中可是最高级的黑色警报啊,只见手册上有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等等!

    我靠!?

    自己不就刚刚和使徒打了一架吗?汪凌猛地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躺在医院里,不是被第一使徒放大招灭口了吗?

    难道自己得救了?

    虽然汪凌对这种题目可以说是极度的抵触,可是他看着王粒丁痴呆的样子估计去问他也问不出什么来,还不如看看这个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汪凌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当他点进了帖子里后,镇楼图竟然就是冰宁和他躺在一起的照片。发帖的人还十分“用心”的在两人的脖子上打了马赛克,然后露出了脸。

    。。。。(_)

    什么鬼啊,汪凌没忍住嚎出了声,他可是知道冰宁在众多男同事中的形象的,那可是一众男同胞的女神啊。在这张照片上,两个人十分安详的闭着眼睛,头轻轻的依靠在一起,冰宁的脸还微微向汪凌侧了过来,十分亲昵的样子。

    汪凌用力的扶住了额头,他需要缓一缓才能继续往后看,后边的剧情对于他来说,恐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以这个帖子的火热程度和冰宁的受欢迎程度,自己怕是刚从医院中出去,就会被立刻砍回来。

    深呼吸了好一会,等自己的心跳稍微平息后,汪凌继续看了下去,只见第二张照片正是眼红红的蹲坐在一旁的林灵和同样躺在地上的王粒丁。

    搞什么飞机啊!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和冰宁拍到一起?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吧!

    汪凌感觉自己几乎要忍不住骂娘的冲动了,他颤抖的用手继续往下翻着,镇楼图下,就到了楼主的文字描述阶段。

    “震惊!当公司爆发使徒警报后,本人第一时间前往了先知计算出的地点。谁知并未发现发现使徒的踪影,只有堪比神之战后的狼藉战场,和以上几位同事。据我们’幸存’的林灵同事描述,出现在当场的正是第一使徒的傀儡,而我们碰巧在现场的新人同事们与冰宁教官十分勇敢的与其展开了殊死搏斗。同样是新人的汪凌同事,发挥出了堪比老员工的战斗力与机智,与冰宁教官相辅相成,互相配合,万分默契的挡住了使徒的全力一击!”

    我靠!有这么描写的吗?至于写的好像是神雕侠侣一样浪漫吗?

    汪凌都快哭出来了,自己确实是和冰宁一起去挡那个破“水晶球”了,可是哪有这么多幺蛾子啊,而且自己分明记得最后压根没挡住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王粒丁同事,释放出了他威力强大的魂谕,给予了第一使徒致命一击,第一使徒本就处于尚未完全苏醒的阶段,再受此一击后顿时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只能在留下了无数狠话后化作了尘埃。”

    汪凌彻底无语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怎么使徒就被王粒丁给搞死了?演电影呢吧。

    这个时候,汪凌才注意到这个发帖人的id叫做教父,而头像则是一个带着帽子的牛仔。

    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扑面而来,这是…

    一个场景突然出现在了汪凌的脑海中,那是一个身穿牛仔服的人叼着雪茄正对着他深出手做出了拥抱的手势,嘴里说着“认识一下,我叫乔纳森,或者你可以叫我教父,我不太喜欢董事这个称呼。”

    w

    t

    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