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沧州行【漷县篇(下)】

作者:嗷世巅锋
    却说听王守业开门见山,直接问起了弃婴案,苏明义便也敛去笑容,将最近几日的追查成果,五十的道了出来。

    当初确认那弃婴频发事,似与外地人有关系之后,苏明义就命人在漷县境内——尤其是六里桥附近,展开了摸底排查。

    结果连两日消息全无。

    基本能够肯定,那些外地人并未在漷县落脚,只有在作案的时候,才会深入漷县境内。

    于是追查的方向,就改为讯问事发前后,曾途径六里桥附近的本地百姓、行商们,在路上是否遇到过京城口音的可疑之人。

    这回倒很快就有了收获。

    根据某个天不亮,就往县城赶的菜贩子回忆,当初他曾在半路上,撞见伙鬼鬼祟祟的外地人。

    是否京城口音,他倒没听清楚。

    但当时马车里有个女人在哭嚎,说什么:‘不相信许相公会如此对待自己,更不相信他会这般狠毒,要害死……’

    这话只听了半截,那女人就被人捂住了嘴,当时那菜贩子觉得情形不对,生怕惹上什么麻烦,趁着双方还有段距离,就急忙赶着骡车转走了岔路。

    说到这里,苏明义压着嗓子道:“那小贩当时以为他们要害的,是那女子的性命,但本官仔细想来,却怕是没有这么简单。”

    自然没那么简单!

    王守业时只觉得毛骨悚然。

    当初他听闻有人为了培养人面鱼,不惜在六里桥溺死数名婴儿时,就已然觉得对方丧心病狂了。

    现在看来,竟还低估了对方心狠手辣的程度!

    这分明是怕模仿的不到位,故此特意寻了私通有孕的男女——男人多半还是个秀才——然后假借对方情郎的名义,逼那女人亲手溺死自己的骨肉!

    这等丧尽天良的做法,也不知那许相公知不知情。

    想来多半也是个被利用的主儿,毕竟日后想要钓出人面鱼,还有让其以身做饵才成。

    而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尚且如此,那妇人又如何能保住性命?

    恐怕到了最后,这家三口难免要在阴曹地府里团聚。

    “真是禽兽不如!”

    王守业把拍在桌上,咬牙道:“敢问县尊,除此之外可还查到别的蛛丝马迹?”

    “这个么,旁的倒没有查出什么。”

    苏明义先是摇了摇头,随即却又正色道:“不过已知的线索拼凑,那些人或许是在通州落脚。”

    通州?

    王守业脱口问道:“那县尊可曾知会通州官府?”

    “这个么……”

    苏明义支吾道:“因兹事体大,眼下也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那些溺死在笥沟河里的婴儿,并非是普通的弃婴——毕竟之前笥沟河里,每隔段时间也会有弃婴顺水漂下。”

    说这么多,其实真正的原因不外乎两条。

    其,眼瞧着王守业从介草民,骤然爬上了五品高位,而且明显日后前程广大,苏明义也禁不住动了心思,想着靠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立下功劳,做个进身之阶。

    怀着这等心思,他自然不愿通州方面分杯羹。

    其二么,则是出自官场上固有的‘学历’歧视。

    那通州知州是三次会试不第,被‘大挑’幸运选,才做上了从五品知州的位子。

    这在进士出身的苏明义眼里,属于幸进的浊臣,向来耻与为伍——其实主要还是羡慕嫉妒恨,对方要只是个县丞,而不是从五品的知州,他倒未必会如此芥蒂。

    却说听他并未知会通州官府,王守业反倒有些庆幸。

    毕竟那幕后黑手,多半也是朝官员,谁知道他的手下与通州那边儿有没有勾连?

    若贸然申请协查,反倒有可能打草惊蛇……

    呃~

    其实漷县这边儿大张旗鼓的调查,很可能就已经打草惊蛇了。

    想到这里,王守业当机立断道:“苏县尊,此案事关重大,实在耽搁不得,依着我的意思,不如即可派人前往通州明察暗访。”

    顿了顿,他又冲苏明义拱了拱手:“王某这次奉命离京办差,身边的人还另有大用,暂时怕只能抽调出赵奎赵都事,以及两名出身锦衣卫的内卫,其余的人手,就只能由县内补齐了。”

    苏明义派人去京城通知他,而不是直接上奏朝廷,本就是打着要从捞些功劳的念头。

    故而王守业这番话,倒是正他下怀,当即慷慨激昂的道:“王守备这说的哪里话?那些丧心病狂的凶徒既是再本县为害,苏某身为父母官,自是责无旁贷!”

    当下二人各自喊来了赵奎、赵三立叔侄,命他们火速赶奔通州,务必查出那些人行踪所在。

    “查到之后,先不要打草惊蛇。”

    王守业最后又叮咛道:“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他们过几日应该还要来漷县生事,届时再里应外合,拿他个人赃并获不迟!”

    赵家叔侄齐声应了,这才点齐县内精锐,回县衙收拾好行装,便匆匆赶奔通州查访。

    而在赵家叔侄离开之后,王守业也并未在漷县久留——毕竟只有尽早解决沧州的差事,他才能尽快赶回漷县。

    故而与苏明义在迎滨楼用罢了便饭,王守业便又重新登船,连夜赶奔沧州。

    …………

    是夜。

    沧州城内,某座空旷孤寂的花园里,名膀大腰圆的女子,气喘吁吁的丢开了铁锹,转回身从花圃当,拖出具青衣小帽的尸首。

    沙拉、沙拉……

    忽地阵寒风拂过,吹的树梢上积雪簌簌而下。

    那妇人受了惊吓,寒毛倒竖的丢开尸首,伏地身子紧紧攥住了铁锹。

    好半晌,她才重重的喘息着松了口气,再次环住尸体的腋下,将其拖到了刚挖好的土坑旁。

    她探头看看坑底,再看看怀里的尸首,脸上露出些犹疑之色,显然是觉得那坑挖的有些浅了。

    但身上又着实乏力,再要往深里挖,只怕是力有未逮。

    最后她默默的叹息了声,咬牙将那尸首推落坑底。

    随即抄起铁锹铲了旁边的浮土,然而却又迟迟不愿扬在坑底。

    好半晌,这妇人拄着铁锹,缓缓蹲在了坑旁,望着那尸首清秀的面庞,惆怅自语道:“我其实也舍不得你,可……可谁让你……唉!这真是冤孽啊!”

    说着,她抬手摸向自己的下巴,随即却又像是触电般缩了回来,咬牙铲起浮土盖在了那尸首上。

    铲、两铲、三铲……

    嘻嘻~

    眼见那尸首被遮住大半,声嬉笑却突然传入了妇人耳。

    妇人动作僵,惶恐的四下里沾张望着,却见花园里静寂无声,更不见半个人影。

    妇人犹豫了下,还是压着嗓子喝问道:“谁?刚才是谁在笑?!”

    与此同时,她再次攥紧了手里的铁锹。

    然而过了半晌,四下里依旧寂静无声。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妇人看看坑底的尸首,咬牙再次挥舞起铁锹,很快将那坑洞填平压实,又移了些枯萎的杂草上去。

    然后她拎着铁锹在花园里仔细巡视了遍,确认边边角角无人躲藏,这才更换了行装,匆匆离开了花园。

    嘻嘻~

    就在妇人离去不久,那寂静无人的花园里,忽又传出了调皮的嬉笑声。

    【还有】喜欢异明1561请大家收藏:(om)异明1561娃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