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收服日向玉藻

作者:嘲讽鲸鱼的猫
    日向玉藻猛的转身,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纯白的双瞳中倒印出宇智波玄的身影。

    日向玉藻步步后退,双瞳之中难掩惊慌,玄面带笑容的看向她,手中的苦无轻轻在指尖旋转。

    突然,她停下了脚步,因为背后被大树阻挡,她已是退无可退。

    玄朝她走来,速度不快,可每一步都让她心间一颤,脑中瞬间闪过无数自救的念头,却在刹那全被否决。

    “十年前的时候,你带人来我宇智波家族地设下埋伏,想要围杀我。不到半年前的时候,又是你联合五位族长级高手,在南边设下埋伏想要围杀我。两次围杀,你都志在必得,可我两次都没死,在那个时候,你其实就该想到今天。”

    玄笑着对她道,目光中闪过几分莫名的味道。此时两人已经离的极近,只有一步的距离。

    16  “柔拳法,八卦六十四掌!”

    日向玉藻目光一凝,瞬间出手朝玄击去,查克拉覆盖双掌,直击他身上的各大穴道。

    玄脸上笑容未变,双目微微一凝,眼中繁复的图案陡然旋转,幻术瞬间释放。

    日向玉藻只感到周身一紧,仿佛被紧紧的束缚,还未等她有所反应,脖颈一痛,竟被宇智波玄握住。

    “到了这种程度还不放弃,我是该说你意志坚定,还是该说你愚蠢呢?”

    日向玉藻眼中闪出惊恐、仇恨、茫然等一系列情绪,感受着脖颈上的手腕越来越紧,呼吸渐渐困难。

    就在她以为会就这样窒息而死的时候,玄却突然松手,她整个人如一滩烂泥般跌落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直到一刻,她才感受到能呼吸是这么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随着喘息,她的脸色渐渐恢复红润,玄仍旧不发一言,气氛压抑的可怕。

    “你不杀我么?”

    日向玉藻率先出声,她不能不出声,在这种寂静又压抑的气氛下,她怀疑自己再不说话就会在精神上被压垮。

    “杀你?那样岂不是太便宜你了?”玄出声道,语气悠然。

    日向玉藻心中一喜,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能够活下来总是好的,日向天忍常常教导她,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只有活着才有资格谈仇恨,如果人死了,那一切就都成了一场空。

    只要活下去,总是会有转机。

    “你想要怎么对我。”日向玉藻沉声问道。

    玄望着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得不承认,日向玉藻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大美女,特别是现在,娇弱的跌坐在地上,脸上努力的保持着镇定,双目中仇恨的光芒竭力掩饰。

    玄走上前去,轻轻托起她的下巴,表现的十分轻/佻,玉藻挣扎一下,并未挣脱,用一种怒视的目光看向玄。

    “怎么对你好呢?你说这样怎么样,在你面前我把所有的日向族人一个个的杀了怎么样?”

    玄在她面前轻声道,语气无比平静,却让玉藻浑身一颤,眼中顿时无比惊恐。

    玄笑了,日向玉藻的这种反应让他很开心,这说明自己抓住了她的命门。

    每一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千奇百怪各不相同,但没有人能够否认它的存在,其重量甚至凌驾于自己的生命。

    像日向玉藻这种大忍族的继承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一切为了家族的传承,在她心中家族的重量远远比自己更重。

    或许你用她的生命无法威胁到她,可如果用家族来威胁,却绝对无往不利。www.wang/shu/ge.c0m

    日向玉藻惊慌了,她知道,宇智波玄既然敢这么说,就一定不会是危言耸听,想到族人一个个倒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心里就猛的一颤。

    无数念头在她心中闪过,她的脸色越来加惨白,“不行,我必须要救我的族人,他们不能死,这是我身为日向继承人的责任。”

    “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怎么样?”日向玉藻突然开口,空灵的语气中有一丝颤巍。

    “哦?”玄眉毛一挑,露出意外的神色。

    玉藻深吸口气,开口道:“你想报仇对吧,可无论是十年前还是不久前,对你实行围杀的都是我,和日向的其他人没关系,只要你放过日向的其他人,我可以任你处置。”

    说完这句话,她好像用尽了说有的力气,大口的喘息着,心口不停的起伏。

    玄轻笑着,“任由我处置?”

    日向玉藻轻咬下唇,艰难道:“没错,任由你处置。”

    玄看了她一眼,目光开始有些肆无忌惮起来,日向玉藻脸色顿时羞红,她感觉在这种目光下自己仿佛没有穿衣服一般,可她没有逃避,反而直迎上玄的目光。

    “条件听起来不错,可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玄263突然说话,目光猛然转冷,“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

    话语未落,日向玉藻猛然感到腹部传来一阵大力,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撞在一株古树上,身体滑落,好像要散架一般。

    “完了。”心中叹息一声,她仿佛认命的闭上眼睛。

    “不过,你想保住日向,也未必没有可能。”

    玄的声音再次传入她的耳中,使她的心情在一瞬间大起大落,突然睁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玄,这个恶魔会这么好心?

    只见玄随手一掏,手中多出一份契约递到她面前,看不出纸张是什么制成的,上边密密麻麻写着如蝌蚪般的文字,一个都看不懂,却能领悟其中的意思,这是一份契约。

    “只要你在这份契约下签上你的名字,我就考虑放日向其他人一条生路。”玄笑着对她道,语气中充满了蛊惑。

    就像是诱惑小红帽的狼外婆。

    日向玉藻沉默了,半响后她嘶哑道:“给我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