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信用是什么

作者:嘲讽鲸鱼的猫
    关于这份契约,日向玉藻并不愿意签署。

    她不相信宇智波玄会有那么好心,可她别无选择,日向一族对她来说重要性甚至超越了自己的生命,结果几乎是必然。

    “看情况他想要把我收为女仆,这样看来也不坏,最起码能跟在他身边,只要有耐心,总有报仇的机会。”日向玉藻心中如此安慰自己。

    玄在随身空间中掏出一支笔来,放到了契约之上。

    日向玉藻沉默的接过,在契约的末尾签署上自己的名字,在最后一笔落成之时,整个契约突然发出诡异的光芒,越来越亮,直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叮!签署第二份神姬契约。

    签约人:日向玉藻

    当前等级:精英上忍

    年龄:十八岁

    天赋:超上等

    神姬契约完成,契约融合开始,提升神姬等级,提升神姬资质,进行中……

    玄的耳畔,久违的响起了系统冰冷的声音,竟产生了一种怪异的亲切感。

    不久后,光芒渐渐消散,日向玉藻睁开双眼,感觉到自己比以往更加强横与凝聚的查克拉,神色一愣,却并没有说话。

    叮!融合成功,第二份神姬契约签署完成。

    神姬:日向玉藻

    当前等级:巅峰上忍

    年龄:十八岁

    天赋:特等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玄感到脑中自然多了一种联系,有过赤羽衣的经验,他知道这是自己和神姬的精神通道,可以通过这个控制神姬。

    “现在契约已经签署,你是不是该完成你的承诺,放日向家一条生路。”日向玉藻开口,声音冰冷道。

    玄笑着,笑容就像一只阴谋得逞的大灰狼,只感自己的所有怒气都随着日向玉藻签署契约而烟消云散。

    现在她整个人都属于自己了,是扁是圆还不是任由自己揉捏。所以他笑道:“什么你啊你的,既然签署了契约就要有自觉,先叫十声主人来听听~.。”

    “你休想。”日向玉藻瞳眸一凝,就想说出这句话,可让她惊悚的一幕发生了,她发现自己竟无法出声。

    而且她的身体自动起了反应,平静的抬头,平静的开口,“主人、主人、主人……”

    足足十声,不多不少。

    十声完毕,她发现自己又获得了自主说话的全力,一切无比的诡异。

    如果是正常人,这种时候一定无比惊慌,实际上她此时心中也很慌,可她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慌张没有任何用处。

    她握拳,查克拉迅速凝聚,尝试朝玄击去,却发现在这一瞬间竟无法出拳,凝聚的查克拉也在刹那消散。

    “无法对他攻击,或者说无法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举动,身体会自动配合他的任何命令,是那份契约的问题!”

    脑中的想法瞬间闪过,她心中涌起一股悲愤与绝望,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沦为了他的玩物,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自杀。

    想到这里,她瞳孔猛的收缩,对啊,自己还能自杀。下一刻,她运转体内查克拉,想要猛的爆发开来,直接炸断经脉自爆。

    可让她绝望的是,连自杀都成了一种奢望,查克拉在瞬间消失,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

    说来繁复,实际上也只是数秒而已。

    日向玉藻的一切变化都无法瞒过玄的双眼,不过玄并未说什么,通过脑中特有的精神连接,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日向玉藻的焦虑与绝望。

    这样才有对,谁让你当初围杀我来着,现在这种下场是咎由自取。相比于肉体上的痛苦,心灵上的摧残才是最残忍的。

    不过玄认为这样还不够,他决定再往对方的伤口上撒一把盐,“玉藻,告诉我日向家的族人逃到了哪里。”

    “什么?”日向玉藻猛的抬头,目光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与滔天的怒火。

    不过签署了契约后,有些事就由不得她,“按照之前的约定,日向族人因该正朝乱石谷赶去,那里地形复杂容易躲藏,之后会分批朝千手撤离。”

    这句话说完之后,日向玉藻就重新恢复了说话能力,她目光无比阴寒,“你不守信用。”

    玄来到她身旁,伸出一条手臂将她抱住,轻轻环绕过她的长发,抚摸着她光滑的脸庞。

    “.ˇ信用?那种东西出现就是为了骗人的。”

    他语气稍顿,“况且我只是说考虑放日向族人一条生路,现在考虑的结果出来了,我还是觉得,斩草除根才是我的行事作风。”

    “你会招报应的。”日向玉藻浑身轻微的颤动着,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只可惜,此刻的她连将玄正在作恶的手打掉的能力都没有。

    “报应?或许吧,你就期待着有那么一天好了。”

    玄在她耳旁轻声道,紧接着手臂收紧,两人顿时化为一道光芒消失。

    而此刻,在日向一族的族地,一道身影落下,看着化为一片黄沙的日向族地,眼中满是震惊。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战斗?”

    他并未多做停留,几个纵身朝日向家大殿而去,蹲下身体,发挥出忍者追踪的本事,化为一道黑影朝前方急驰。w←ww.wang︾shuge.c0m

    在另一边,一片乱石林立的山中,日向的族人停下脚步,一位巅峰上忍长松口气道:“终于到了,只要躲到了这里就暂时安全了,也不知道族长和对方的战斗怎么样了。二长老和三长老以及公主留下观战,也不知道结果。”

    另一位巅峰上忍道:“别担心,族长的实力深不可测,只是担心伤到我们和谨慎起见才撤离的,不久后我们就能重新回到族地了。”

    “哦?你们是这样想的啊,玉藻,你的族人比你天真多了。”骤然间,一道声音自不远处传来。